广告买卖网广告人圈:只是为了找到需要的人,并和需要的人谈需要的事,广告人的互动资源圈。
 
日志
  行者轻松的日志
  行者轻松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 查看日志
行者轻松: 儿时,那铺热乎乎的大土炕
已有 598 次阅读 5年前 标签: zyst999 中艺视听

 

        我们租住的是一栋七十年年的老楼,每到入冬时节,暖气供的不是很好,夜晚,躺在被窝里仍觉有点冷,便怀念起小时农村老家那暖暖的土炕。

       土炕也叫火炕,是我小时冀东农村里供人取暖睡觉的“大床”,我家当时老房子东屋的那铺炕就有5米多,能住七八个人。

  那时,老家农村里八成以上都是土坯墙,茅草屋,一明两暗。三间中当中的一间是作为厨房的,东西两个柴灶,土炕先是作饭时烟的通道,从灶门到炕下再到屋顶的烟囱冒出。烟火从土炕中经过时,便把热量散发到炕面,屋子暖了,晚上睡在上面热乎乎的被窝让人不想出去。

  搭炕的材料是土坯,不仅是土炕,当时垒墙,建屋、猪圈鸡舍都是用它。土坯是用泥和草混合而成,呈长方形。当时,为各家各户搭土炕,是村里的一项比较重要的工作。每年立冬前后,地里场里的农活都告一段落了,便组织一组或几组拆炕搭炕的人按顺序逐家的进行。拆出的老炕坯经过长年的烟熏火燎,变的油黑发亮,这可是作为来年种地的好肥料,于是,拆出的老炕坯都堆放在各家的门口,早早地泼上水,待湿透后用镐头砸成小块,再用锄板拍碎,攒(cuán)堆好就是良好的农家肥了。这项工作叫“捣粪”。

       拆完老炕就是搭新炕了,搭炕是当时农村最最有技术含量的工作了,搭炕先是平整好土炕的基面,然后留出中间的30公分宽作为烟的通道(习惯叫火道),其他的地方等间等距竖立摆放好土坯,以在上面能支承平摆的土坯为准,目的是在火道以外的部分,烟能在竖放的坯间串过,这样,整个炕面就能均匀的受热了。竖坯放好后就是盘炕了,即在竖坯上面平摆上土坯,再用泥抹平就成了。按我现在的回忆,搭炕技术的焦点是气流和气压。在柴灶烧火时,炕内的空气受热膨胀,相对其他地方的空气形成了低压区,高压区的空气自然涌入,入口就是是柴灶口(灶火门),空气的涌入带着充足的氧气,又给灶内的柴火助燃,越烧越旺。

       但时有炕搭好了,拆几次也有不好烧的时候,烟不走烟囱,却从灶火门往外冒,这叫“倒烟”,当时有说是那儿冲撞了灶王爷,有的甚至点火前搭炕的师傅跪在灶前叽哩咕噜地祷念着什么。其实说到底,问题的关键就是火道不通畅,烟道的走向,宽窄,火道到炕尾进入房山墙部分(后脖眼子)的高低都有关系。

       炕搭好后要用猛火烧几天,炕面才能干。这期间一些平时舍不得柴禾的废火的饭菜家家都趁着烧炕的便当纷纷上灶。

     严冬时节,没了农活,三五邻居叔伯,盘腿坐在热乎乎的火炕,围着一个“火盆儿”(过去北方农村的取暖设备,铁质铜质也有陶质的盆,里面放上灶堂里扒出的没有明火的炭化物),或吹亮火炭点燃旱烟袋锅,或伸开手掌赶走身上的冷,或高声大嚷,拍打着火盆沿,绘声绘色地谈古论今。这场景如一幅浓墨重彩的画,如一曲历练沧桑的歌。

           时代文明在提速,古老的乡村不见了,楼房取代了茅草屋,机械化赶走了田间耕作的牛马,而那曾经带给我无数快乐和温暖的土炕,不知还有多少人能记起。 (原创文字 行者轻松)

   行者轻松:姓名 李洪波 原创写手。供职于北京中艺视听文化传媒公司。从事年会晚会庆典活动,品牌营销策划服务工作,提供灯光音响舞台特效设备一手设备租赁。  本文为行者轻松原创,版权为个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并标明作者。纸媒刊载,敬请告知本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0 人)
评论
  • 共0条 分0页